文学作品

当前位置: 首页 企业文化 文学苑 文学作品 正文

展桌上的马灯

发布日期:2019年11月08日    本网通讯员 辛淑英     来源:山东能源集团网站

一盏马灯在民俗文化馆的桌上。

民俗文化馆在植物馆和科技博物馆一角,好些游客直奔前面两个展馆,对民俗文化馆鲜有人问津。我推开厚重的木门,阳光先我而入,普照整个展室,里面旧物品真多,称得上“旧物收藏所”了。旧物中有簸箕、风箱、木独轮车、编筐、织篓、生锈的锄头,镰刀,犁子等等,漫过记忆的沟沟坎坎抵达过往的岁月。那盏锈迹斑斑的马灯在一张桌上,古铜色传递出岁月风尘的气息。

它高尺许,铁丝制成的黑色提手,三道铁丝箍围,玻璃罩一尘不染,下层底部扁圆形油箱已干涸,有煤油浸润擦抹过的痕迹,不用说它散发过温暖的光束。看着它,忽然觉得,那灯火依然亮着。

仿佛受着那束光指引,思绪被拽到炮火连天的岁月。漆黑之夜的白山黑水间,马灯微弱的光耀下,耳边回荡起木轮车碾压坚冰凛凛的声响;迂回曲折的山道上,身着灰色制服的队伍在匆匆赶路,手提马灯的亲人山口默默送行,直到长龙的队伍消失在崇山峻岭间的浓黑里;正是杜鹃花开、夜色笼罩竹林松岗的江南,一个山民救起受伤的战士,在竹林和杜鹃花丛掩护下,把他背到安全的地方,马灯下为战士清理流血的伤口。

还是那盏马灯,井冈山、遵义会议桌上,延安窑洞的黄昏、深夜至黎明,照亮过中国革命历史上多少永不可磨灭的人物?映照过他们将天下置于掌中、谈笑风生的音容笑貌,描绘出一个个伟大的胜利蓝图,风雨霜雪里见证了多少伟大诗篇诞生?!

还是那盏马灯下,多少慈爱的母亲双手织布纺棉、缝补衣裤鞋袜?妻子用牵挂纳成鞋底,战士用坚定的信念写下一封封决心书……

还记得,母亲马灯下剥棉桃,剥得“咔咔”响,似有满腹心事无处倾吐。家里没有桌椅,母亲要我趴在风箱上给外出的父亲写信。刚上小学的我还不会写信,急得哭。母亲说一句,我写一句。就那样,和她完成的一封信寄到远方父亲手中。后来知道,就是这封语句不通、错字连篇的书信,让父亲走上了回家的路。

后来马灯常挂在院子的树上,父母在马灯下铡草。父亲往铡刀下续一下草,母亲用力地按一下,那齐刷刷浪花样的干草散落。院子里弥散着干草的清香,牛头伸出圈栏外哞叫,睁大的眼闪着光。

马灯一度成为村里人的照明工具。提着它浇田,听到喝足水的庄稼拔节的声响;护青人提着它田野间穿梭,从虫鸣饮露到庄稼成熟,无数漫漫长夜里,马灯是他孤独中的陪伴,也让护青者在明暗的光里有了些心事;收获时节,马灯挂在车辕旁映照着乡间坑洼不平的道路,一车车的庄稼拉回场地。一盏马灯,邻里之间相互借用,当光亮照着他家时,增添了邻里之间的和睦。

现如今,马登早已退出了历史舞台,农村也看不到它的影子了,我想,夜色中每一盏光亮里不都有当年那盏马灯的光耀?

民俗文化馆桌子上的这盏马灯,它锈迹斑斑,但它依然年轻。它干涸了,但它依然在我们的心中闪亮。它的光辉融入千家万户,黑暗中,为我们照亮前进的道路,走向一个个新的黎明。

上一条:牵手

下一条:越来越亮的灯光

政府机构
中央企业
能源行业
主要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