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作品

当前位置: 首页 企业文化 文学苑 文学作品 正文

越来越亮的灯光

发布日期:2019年11月07日    本网通讯员 郭洪富     来源:山东能源集团网站

在我的童年时光里,煤油灯是温暖的记忆之一。一只油垢满身的矮玻璃瓶,上面插着根棉线灯芯,擦根火柴点亮,一根烟线细细升起,清淡的煤油味道和红红的灯光满屋盈绕。夜晚很静,我们一家人在煤油灯下做着各自的事情。我和哥哥趴在桌子上写作业,母亲就着灯光做针线。为了节省煤油,只要作业写完,母亲就催促我们快些睡觉。煤油在那个时候是紧俏商品,用完了得提着油瓶子到3里外的供销社去买。

我10岁那年过春节时,村里通了电,家家都扯上了电灯。一根电线挂着一个灯泡,一拉开关,屋里像升起一个小太阳,亮堂堂的,破旧的桌子、粗瓷的碗盆都泛起光来。除夕的晚上,电灯泡亮了一夜,我和哥哥兴奋得睡不着,躺在被窝里,望着电灯,眼里心里开满了美丽鲜艳的花朵。

后来日子好了,我们家拆掉土坯房,建起宽敞的砖瓦房,屋顶装上一盏日光灯,柔和雪白的日光灯把房内照得如同白昼。坐在沙发上看书,每个字都那么清亮,时间长了也不累眼。母亲年老了,眼花了,视力大不如从前。但在灯下,依然能把一家人爱吃的饺子包得有模有样,煮得完完整整,没有破皮的。晚上坐在一起吃着热气腾腾的饺子,母亲颇多感慨:“现在的人真能,还能造出太阳光这样的灯来。亏了这灯,要不我这瞎子,怕是拿着筷子都找不着饺子。”

前些日子,我回到农村老家,三叔家盖了二层小楼。室内装修得美观大气,地面铺的瓷砖光洁如镜,墙壁贴着华丽的壁纸,客厅吊着吸顶灯、水晶灯,四周和墙角装了不同色彩的彩灯、LED灯,那真是一个气派。我有些羡慕说:“你装修得真高级,一点都不比城里差。”三叔哈哈一笑:“没啥,现在咱农村有钱了,盖新房子的都这样装修。”

晚上,走在村前的大路上,明亮的路灯下,乡亲们有的对弈,有的健身,有的坐在椅子上聊天说笑,那么悠然自得,惬意舒畅。继续往前,道路边一盏一盏的路灯连在一起,像一串璀璨的夜明珠伸向远处。眼前这越走越宽的马路,越来越亮的灯光,不正是人们生活幸福美好的见证吗?

上一条:展桌上的马灯

下一条:父亲的美味

政府机构
中央企业
能源行业
主要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