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 英文
 
 首页 | 走进山能 | 新闻中心 | 发展战略 | 党群工作 | 企业文化 | 社会责任 | 民生通道 | 山东能源内网 | 山东能源官微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企业文化>>文化长廊>>文学作品>>正文
  企业文化
 
 定位与模型 
 内涵与特质 
 理念识别系统 
 行为识别系统 
 形象识别系统 
 企业之歌 
 山东能源史话 
 文化长廊 
 集团风采 
 图说山能 
昏黄的煤油灯
  作者:山能重装 刘宝东  来源:山东能源集团网站 发布日期:2017/09/11
  (点击: )
[字号: ]

小的时候,家在农村,那时候晚上的照明就主要靠的煤油灯。说起煤油灯那时侯叫洋油灯,大概是因为旧时代中国不能自己生产煤油,由东洋运过来而得名吧。由于那时农村里面刚开始通电,运行也不稳定,照明基本上就靠煤油灯、蜡烛,还有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的瓦斯灯(电石气灯),倒上水就可以神奇的燃烧很长时间。不过,大部分人还是用的煤油灯,毕竟那个年代农村的经济条件还不是很发达,使用煤油灯相对的更经济实惠一点。

各家各户的煤油灯也各有特点,有的简单一点的就直接用个罐头瓶子,把盖子上打个眼儿,再串上一根蒲草或者捻条棉芯当作灯芯,拿洋火(火柴)一点,也就实现了灯的功能。有讲究一点的就买个成品的玻璃做的灯,花花绿绿的,很是鲜艳,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个上面开孔的玻璃罩用来防风,更有一个小的旋钮可以调整灯头火焰的的大小。另外还有一种灯叫做“保险灯”,也有叫马灯的,可以直接拿着来回跑,也不用担心灯油撒了,火灭了,这种就算是比较高级的货色了吧。

每当夜幕降临,炊烟升起的时候,家里也就点起了煤油灯。那时候家里还是住的土坯夯起来的房子,房顶也是拿麦桔杆一层层的用泥巴码放起来,冬暖夏凉,住着也舒服。房子正对门靠北墙的是一张方正的桌子,桌后面架一张条几,桌子的两面对称的摆放着的两张太师椅。这是客厅里面主要的家当,这里也是我平常写作业的地方。少年玩劣的我一放学就跑出去“上墙趴屋,上树下沟”地玩个不亦乐乎。玩够了,跑回家,在母亲的责骂和奚落声中,知趣地、草草地、麻利地吃饭,爬到方桌上,认认真真地就着昏黄的煤油灯光,拿着石笔,在小石板上写着作业。而这时勤劳的母亲也一并借着灯光给我缝补白天撕裂的衣服,或者是纳着布鞋底,时不进的往我这边瞄一眼。就是在这样的灯光和母亲的陪伴下,我学会了“啊喔 鹅”,也学会了“1+1=2”,更认识了海娃和王二小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家里的条件也逐渐好了起来,从煤油灯,到蜡烛;再后来村里面也通上了电,用上了白炽灯。家里的煤油灯了被搁置起来,但却没有被闲置,一旦停电了,那昏黄的灯光也又亮了起来,摇摆的灯光依旧映照着母亲那布满皱纹的脸,在墙上投影出那略有点佝偻的背影。而今,搬到城里来住了,灯光也不再局限于白灯了,各种的LED灯、镭射灯,五彩纷呈。生活节奏的加快,也让我的内心不在平列。夜幕降临,看着窗外华灯初上,万家灯火璀璨绚丽,心里也总是不经意间忆起那缕母亲守护的随风摆动的灯光,每当心烦意乱的时候,也仿佛看到煤油灯下母亲那柔和的双眼,心头也就产生一丝丝的安宁,变得平静祥和!

上一条:有这样一个地方
下一条:夏走秋至
关闭窗口
 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山东能源集团 鲁ICP备11009657号
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10777号山东能源大厦 邮编:250014
电话:0531—66597812 (24小时值班电话)  0531—66597799
传真:0531—66597700  邮箱:web@snjt.com

集团内网 集团内网 /  联系我们 /  网站地图 /  在线投稿
访问人数: